棉价暴涨暴跌 纺织企业开工不足--

棉价暴涨暴跌 纺织企业开工不足

返回首页发布时间:2012-04-13 15:37:36   浏览量: 次

9月才是新棉收购季节,但省棉麻公司负责人6月10日就到新疆打探行情去了。

    棉麻公司的行为不难理解。从去年8月以来,全国棉花走上涨价通道,至今年2月,登上35000元/吨的价格巅峰。但3月后,棉价却转入下降通道,到4月,以平均每3天500元/吨的速度狂跌,如今已回落至2.4万元/吨,暴跌近三成。棉花价格大起大落,纺织服装生产出口企业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目前,省内多家棉纺企业已经减产或者停产。

    在资本游戏中受伤四川服装出口锐减六成

    短短一年间,棉价波动为何如过山车?

    去年下半年国际市场复苏,国产棉却因干旱产量下降了9%,形成棉价上涨预期。紧接着,游资进入,大企业囤货,层层推高棉价。投机商未到新棉收购季节就在新疆田间蹲点,从而控制了市场棉价和数量。另一方面,迫于世界贸易组织的压力,美国将于2012年取消棉花种植补贴,为了不让棉农亏,美国人当起了全球棉价上扬的操盘手;再加上我国主要棉花进口国印度和巴基斯坦对棉花出口的控制,很难通过进口棉平抑市场价格。

    今年3月,国家出台棉花最低储备收购价1.98万元/吨。这对投机商无疑是重大利空,期货行情立马急转。现货市场的“高价”在今年2月传递到了消费终端。“欧洲客商能接受的价格波动幅度为2%-5%,”省纺织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周亚利从广交会的情况分析,四川纺织服装订单大幅下降,企业大多都是亏本接单。而国内因通胀因素导致衣着需求下降,最终也促使棉价下降。

    在这场资本游戏中,囤棉企业损失以亿元计。四川纺织生产企业规模小,没有资金实力囤货,却难逃被动“挨打”厄运。成都海关数据显示,在这轮棉价大幅波动行情中,四川服装1-4月出口锐减六成。

    棉纺企业开工不足看不清市场只接小单急单

    省内多家棉纺企业已经减产或者停产。四川天娇棉纺厂执行董事蒋德平说,工厂每个月产量600万吨,去年产销比是100%,今年头几个月降成90%,企业被动库存。

买涨不买跌。从棉花变成棉纱的时间里,如果棉价下降10%下降预期仍在出厂的棉纱至少要跌价20%。

    全省大多数企业今年接的都是小单、急单。一季度的外单做完了,新单还没来,国外订单纷纷转到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天娇有一个客户是做南非市场的,以前总部在上海,现已迁至越南河内。

   记者作了市场调查,国内服装零售价格并未因棉价狂降而下调。成都岳府街一家服装店老板刘莉表示,广东成衣价比年前高出10%-20%。业内认为,服装涨价,主要还是在消化去年的成本上涨。不少服装贸易企业担心,棉价狂降,又将使成品面临“贬值”,日子不会好过。

   省经信委轻工纺织处处长冯锦花表示,目前棉纺企业普遍开工不足。由于整个市场形势不是很明朗,企业观望情绪浓重。

   提高产品附加值主动转变适应市场

   棉价大幅波动,企业如何应对?

   省纺织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周亚利建议,企业应加强技术创新能力,加快提高产品附加值,通过开拓新市场寻求出路;加强对各种生产原料的适应度,规避对棉花及其产品专属依赖的风险;企业还要加强市场预判,不要盲目进行恶性低价竞争。


   天娇今年准备投入1亿元,购买先进的带集体落纱的细纱长车和全自动络筒机等设备。蒋德平说,11月公司将完成技术升级改造。届时,先进设备将占公司总产能的70%;生产能力上升为17万纱锭,比现在增长40%;同时还将实现“两升”“两降”:产品附加值大幅提高,生产效率提高30%-50%,单位能耗和综合成本分别下降5%和10%。

   这家过去依靠外贸公司出口的棉纱生产企业,正在积极打造自己的外销团队,将产品出口到南美及东南亚等新兴市场这些市场纺织产业正加快崛起,但大多依赖中国产业链配套。

  “转变发展方式不是口号,而应成为企业行动指南。”蒋德平说,目前新产品已陆续出厂。由于附加值提高,新产品比技改前贵5%,但订单已饱和,现在已开始生产7月份的订单,正在备战秋季产品。



来源:本站